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
当前位置:首页 - 手工 >

仙侠武侠小说_仙道我为尊,他的身世也渐渐的浮出水面,竟然牵扯一场修真界的万古轶事——趣料每一天

2019-09-17来源:品途网首页推荐

古代言情小说:佣兵天下,倾世狠妃,她是雇佣兵界的翘楚,却被心爱之人残害而死。一朝魂穿,涅磐重生

穿越重生小说:落红无情飘零落,她是丞相长女,为助夫君登上皇位,容貌尽毁,忍辱负重


古代言情小说:香妃玉圆宫,巧思妙手为妃重,香迟得意玉圆宫。 一朝身陷囹圄境,生死之间大彻悟

穿越重生小说:王爷的圣手倾妃,她是镇国公唯一的嫡女也是京城贵族人人皆知的傻子

古代言情小说:名花志,美女如花,名花有志,一个窝囊的小男孩偶尔救了一个绝色大魔女

仙道我为尊

字数: 1338144

   他的身世也渐渐的浮出水面,竟然牵扯一场修真界的万古轶事……如此,人类修士、夭修、夭兽、天魔,上仙等等人物纷纷出现,为情为爱,为重宝、为成仙、为制霸天下、为撕裂仙界、为领悟生命真谛、为堪破漫漫天道。一幕幕鲜为人知的精彩故事逐一上演

········
第一章 风雪
········

冷厉的北风,夹杂着冰雪呼啸而过,刮在人的脸颊上,便是一阵阵的刺痛。

这般风雪交加的天气里,路上已经看不见几个行人。

即便是小商小贩,也都早早的收拾妥当,回家去了,蹲在热炕头,喝上几盅烧酒,驱除一些寒意。

可是,就在这寒风刺骨,大雪飞扬的天气里,一个瘦小的身影却顶着风雪,费力的前行着。

单薄的衣衫里,冻得有些发紫的小手,紧紧的攥着两只有些发黑的馒头,试图用他的体温,来使那馒头不被冻硬!

这是一个只有七八岁年纪的小乞丐,消瘦的脸颊没有一丝的血色,那是长时间吃不饱饭的结果!他的身体,单薄的像一根随时可以被寒风吹倒的枯草。

破破烂烂的衣衫,根本就抵挡不住寒风的侵袭,无数的冻疮,已经化脓,却又被冻硬,挂在皮肤上。

即便是这样,小乞丐的腰杆在风雪里却挺得笔直,毫无畏惧这些寒冷,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,眼中的光坚定无比。

“喂!把你的馒头分给我们一点!”正在这时,从一条胡同里,窜出几个同样衣衫褴褛,年纪却在十五六岁的少年,将这小乞丐拦住。

“不行,这是给我娘亲的!”小乞丐似乎认识这几个少年,身子不由得缩了缩,把怀中的馒头保护的更紧了。

“少废话!小爷我们可都饿坏了!”一个身材同样干瘦的少年上前一步,便要去抢夺小乞丐怀中的馒头。

“不行!这是给我娘亲吃的!”小乞丐连忙将身子蹲了下去,蜷缩起来,用瘦小的身子保护那两只得来不易的馒头。

“这个小狗东西,不知道好歹!兄弟们,给我打!”干瘦的少年一声呼喝,率先一脚将那小乞丐踢了个筋斗,其他的几人也立即拳打脚踢起来。

“不行,这是给我娘亲吃的!”忍受着剧烈的疼痛,小乞丐咬着牙大声的道,却没有因为受到毒打而发出一声惨叫。

“妈了个巴子的,把他的手给老子掰开!”干瘦的少年凶狠的叫着。

其他几人则将那小乞丐按在地上,强行的把他怀中的两只馒头抢了去,有些谄媚的送到了那干瘦少年的面前:“憨子哥,你吃!”

那叫做憨子的少年抓过一个来,一口咬了下去,满意的砸吧砸吧嘴,然后大气的挥挥手道:“那个你们分了吧!”

其他少年立即欢呼一声,将剩余的那只馒头分着吃了,丝毫没有在意那倒在雪地当中,一脸污血的孩童。

那小乞丐见自己辛辛苦苦讨来的馒头,就这样让人家抢了去,想起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东西的娘亲,心中一阵的愤怒。瘦小的身体在地上慢慢的拱了起来,口中发出一声与他这个年龄绝对不相符的吼声:“还我馒头!”

随着他的吼声,小小的身影便扑了上去。

他原本就身材矮小,才过了那憨子的腰部以上,再加上许久没有吃饱饭,早就没有了力气,撞在憨子的身上不痛不痒。

不过这样一来,却把那憨子激怒了,口中骂了声娘,一把将孩童抓了起,反手便是一个大耳光,顿时将他本就冻得发紫的小脸,打得肿了起来,嘴角已经挂上了血迹。

“秦川你个小崽子,小爷抢了你的馒头怎么了?你还想打我?看小爷不弄死你!”憨子脸上凶光毕露,挥手便又是个耳光。

原来,这个小乞丐叫做秦川。

小秦川被打得晕头转向,口中却仍旧倔强的道:“还我馒头!还我馒头!”

“小崽子,骨头还真硬!”憨子打了几个耳光,见他还这般嘴硬,便一下将他摔在雪地上,冲着他的肚子,便又是一脚踢了出去。

顿时把小秦川痛得佝偻了起来,半晌都没有动静。

“憨子哥,别打了!万一弄出了人命,那可是要吃官司的!”一名少年见憨子下手狠毒,已经把秦川打得有出气没有进气了,不禁有些害怕,连忙拉住了憨子。

他们都是这一带的乞丐,除了乞讨之外,偷鸡摸狗什么都干,其中尤以这个叫做憨子的少年出手狠辣,人都颇讲义气,渐渐的就成了这一代的乞丐头头儿,不论大小乞丐,都叫他一声憨子哥。

而小秦川,虽然也是个小乞丐,却从来不与他们为伍,憨子早就想收拾他了,今天恰巧秦川路过,还讨到吃的,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了。

可是这般的毒打下去,万一出了人命,他们这些乞丐也是逃不了官府的追究。

憨子呸的吐了口浓痰,落在了小秦川的脸上,恶狠狠的道:“进去更好,有吃有喝的,省得这般的挨饿受冻!”

他口气虽硬,却终究是惧怕官府的,上前用脚扒拉了一下秦川,见其果真一动不动了!便悻悻的道:“小崽子,给老子装死!今天便饶过你!哼!”说完,带着众少年,扬长而去。

“咳咳咳!”过了许久,秦川才发出一阵的咳嗽声,想要从雪地里爬起来,但是却全身剧痛,没有一丝的力气,终于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
这里发生的一切,不少的人都看在眼里,却都是极其冷漠的没有人出头,见那憨子带人走了,便又各自忙着去了。

至于地上的小乞丐,是死是活,于他们何干呢?

“娘亲!我一定,要给你带回吃的去!”在雪地当中的秦川,咬着牙,暗暗的想着,可是他弱小的身体,在经历了寒冷和毒打之后,已经脆弱的像一块薄冰,仿佛随时都会就此破碎,消失。

风雪依旧呼啸着到处肆虐,就如同那些冷漠的人们一般,不但对这个小乞丐没有一丝的怜悯,反而将带着冰渣的风雪泼洒在那瘦小的身体上,彰显着自己的威力。

远处的一家小饭馆里,白发苍苍的老掌柜,站在暖和的屋子里看着在雪地里一动不动的秦川,叹息了一声,自言自语的道:“死了好!省得到这世间来受罪!”

“嘿嘿!掌柜的,你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!人既然生在这个世上,那便是有一定道理的!他这么小小的年纪若是死了,岂不是可惜!”这时,在饭馆里一名正在吃饭的年轻道士走了过来,向外面张望了一下,便冒着雪出了去。

老掌柜的苦笑的摇摇头,对于的道士的话不置可否。

那道士大步流星,奔到秦川的跟前,伸手在其鼻端试了下,见还有气息,便附身将他抱了起来,口中却说道:“算你运气,今天我却是动了救人的心思!”

道士将秦川抱回了饭馆当中,叫伙计把火盆搬到跟前,一面给秦川取暖,一面检查他的伤势:“还好,都是些皮外伤!这孩子大概是饿坏了!伙计,去弄碗热粥来,不要太稠的!”说着,取出只白玉的小瓶子来,倒出一粒白色的药丸,塞进了秦川的口中。

那伙计也就是个不到二十的少年,不敢私自决定,便望向掌柜的。

老掌柜点点头,然后又道:“少放些盐巴!”伙计连忙去了。

身体渐渐的有了些暖意,秦川迷迷糊糊的意识也开始清楚了起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长条的木凳上,身边便是暖烘烘的火盆,说不出的舒坦来。

而且,身上的那些痛疼,似乎也好了许多。张眼看了看那道士,便从凳子上爬了起来,道:“是你救了我吗?”

那年轻的道士嘻嘻一笑道:“这里还有别人吗?”

秦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挠挠头,不知道说什么好!

“你先暖和暖和,一会喝些米粥,便没事了!”道士在秦川的小脑袋上拍了拍,见这小孩儿虽然孱弱,但是眼神明亮,透着坚毅,心中倒是有几分喜欢。

秦川一听说有米粥喝,肚子顿时不争气的咕噜噜的叫了起来。

可只是片刻便摇摇头道:“谢谢大叔救了我,可是我不能在这里喝粥!我娘亲已经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,我得给她要些吃的去!”说完,跪在地上郑重其事的给道士磕了个头,然后站起身来,便摇摇晃晃的向外面走去。

“小孩儿,这大雪天的哪里讨饭去?我送你几只馒头便是了!等你喝过热粥,有了力气,带着馒头给你娘亲吃,岂不是更好吗?”道士没想到这小孩儿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娘亲,忍饥挨饿也先想着娘亲,心中不由得更加赞许,连忙说道。

小秦川身子一震,是啊!这么冷的大雪天,去哪里讨饭呢?又有几人会给呢?

想到这里,他便转过身来,又跪下给道士磕了两个头:“道士大叔叔,我娘亲说,受人滴水之恩,要涌泉相报!我秦川现在什么都没有,只有给您磕几个头了!”

“哈哈!”道士顿时莞尔,秦川稚嫩的声音,充满了无比的坚定,令人佩服,见他还要去磕第三个头,便一挥衣袖,一股绵绵之力,将对方小小的身子托住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不要随便的给人家磕头!”

秦川一愣,有些好奇的看着道士,明明两个人之间,还有些距离。可那道士一挥手,便有一股力量将他的身体托住,使他不能下跪,十分的神奇。

“啊!他一定是武林高手!”小秦川的脑海里,顿时蹦出了这样的字眼,在闲暇的时候,他的娘亲便时常的给他讲一些奇闻轶事,当中便有这种人的传说。

道士见秦川呆呆的望着自己,便又哈哈大笑,招手道:“别站在那里了,来火盆这边,暖和着呢!”

这时,饭馆后门的棉布帘子掀了起来,伙计端着碗热腾腾的米粥,走了进来……  

.


转载文章地址:http://www.allsportsandgolfgifts.com/shougong/13763.html
(本文来自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整合文章:http://www.allsportsandgolfgifts.com)未经允许,不得转载!
标签:
相关推荐
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:www.allsportsandgolfgifts.com ?2017 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

十三椒老坛酸菜鱼加盟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,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,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。